何亚福:不应仅在东北搞试点 全国应同时全面放

发布时间:2021-02-21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东北地区或将率先拉开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序幕。

  2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就全国人大代表《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作出答复: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研究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需要配套出台的文件;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东北地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为何选择东北作为首个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地区?在经济南移、人随产业走的大趋势下,单纯松绑生育政策能否如期发挥作用,解决东北地区的人口问题?今后生育政策是否会迎来更大范围地松绑?

  面对上述种种疑问,搜狐城市特邀人口学者,《人口危局》作者何亚福,以专业视角解析当下愈发迫切的人口问题。

  在何亚福看来,仅仅全面放开生育,对东北的生育率影响不大。要提升生育率,除了放开生育以外,还需要在税收、教育成本等方面切实减轻育龄夫妇的育儿成本。

  何亚福表示,现在全国无论是东北还是沿海地区,生育率都太低了,应该全国同时全面放开生育,没有必要搞试点。他预计今年4月份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后,生育政策很可能会有大的调整。

  以下是访谈实录:

  想要提升生育率,还需切实减轻育儿成本

  搜狐城市:国家卫健委近日表示“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并“提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请问国家卫健委为何选择东北作为首个试点地区?

  何亚福:有如下几个原因:第一,东北三省的人口均已进入负增长,人口流失严重。第二,东北三省的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养老保险基金已经收不抵支。第三,东北三省的生育率极低,几乎是全国垫底。

  另外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国家卫健委回复的这位全国人大代表是东北的。据报道,2020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常务副省长陈向群已恳请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政策。

  搜狐城市:东北地区的人口问题,实质上不仅是生育政策的影响,更多的是区域经济体制、产业结构等综合性问题。例如随着资源枯竭和产业转型升级,大批劳动力流向经济发达地区。因而,在经济南移大趋势难以扭转的背景下,单纯松绑生育政策能否如期发挥作用,解决人口问题。

  何亚福:东北的生育率处于全国最低之列,大部分东北家庭连二胎也不想生,更别提三胎了。所以仅仅全面放开生育,对东北的生育率影响不大。要提升生育率,除了放开生育以外,还需要在税收、教育成本等方面切实减轻育龄夫妇的育儿成本。

  搜狐城市:人口问题并非东北一地独有,许多沿海经济发达城市也面临着老龄化率居高不下,出生率长期走低等人口问题;在尊重经济规律的前提下,选择东南沿海产业发达地区作为首个试点地区是否更为合适?或者在您看来,哪个地区更亟需放宽人口政策?

  何亚福:现在全国无论是东北还是沿海地区,生育率都太低了,西部地区的生育率稍高一些,但也是低于更替水平。我认为,应该全国同时全面放开生育,没有必要搞试点了。全世界99%的国家早已“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我国的台湾、香港和澳门也早已“试点”全面放开生育。

  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后,生育政策可能会有大调整

  搜狐城市:国家卫健委同时强调要“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在您看来,生育政策的变动会存在哪些风险?这些风险又该如何化解?

  何亚福:生育政策的最大风险就是低生育率,即使全面放开生育,大多数人也不愿意多生孩子。这就需要出台切实有效的政策减轻育龄夫妇的育儿成本。中国的生育率从1991年起一直到现在都低于更替水平,已经将近30年。现在放开生育已经太迟了,但迟放总比不放好。

  搜狐城市:全面二孩的政策效应不及预期,此番国家卫健委又提出在东北地区探索“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此举是否意味着今后生育政策将会迎来更大范围地松绑?

  何亚福:从2017年至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已经“三连降”。2020年全国出生人口数据虽然尚未公布,但从一些地级市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来看,2020年出生人口普遍下降10%以上,个别地区的出生人口下降幅度超过20%。

  例如,根据丽水市统计局的数据,丽水市2020年出生22799人,比上年减少7041人,这意味着,丽水市2020年出生人口比2019年下降23.6%。2月8日,公安部网站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其中提到:“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拾分健康,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 而《2019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末,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同口径对比,2020年已落户的新生儿比2019年减少了175.5万人。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